MG游戏官网

当前所在位置:MG游戏 >> 百年树人 >> 母校情怀 >> 校友来鸿

我的宁中三年

作者:1958届校友 陆雄飞 时间:2016-03-30 02:39 点击量:

MG游戏官网,是我的四个母校(澥浦小学、镇海二中、MG游戏官网、浙江大学)中的高中母校,在这里度过难忘的三年。

我是1955年考入MG游戏官网的。当年我在“镇海 二中”初中毕业,因为该校是初级中学,我面临升学与否的抉择。我的家境并不好,主要经济来源是在上海工作的大哥薪金,升学必然会增加他的经济负担。但大哥和大嫂不仅坚决支持我继续升学,而且鼓励我一定要考上好学校。曾经考虑报考杭州的学校,因为当时“中考”都是各校自主招生,既无 地域划分和户籍的限制,也无“统考”之说。最后我还是选择了MG游戏官网(时称 宁波笫一中学),有幸成了MG游戏官网 的一员。

融入城市生活的起点

进入MG游戏官网,是我从海 滨 小镇走进城市,融入城市生活的开始 。宁波历史悠久,是具有7000年文明史的“ 河姆渡文化”发祥地,“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曾经历多国列强掠夺和战火创伤,解放不久的宁波,百废待举,与今天的宁波相比是 天壤之别 。但是对我这个在古镇生活了16年之久的少年来说,还是大开眼界,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宽阔平坦的马路、南来北往的车辆、 熙熙攘攘 的人群、鳞次栉比的店舖、琳琅满目的商品,使我目不暇接。中山路、开明街、药行街、东门口、三江口等热闹好玩的地方都是我在节假日逛街的目的地,尽管囊中羞涩,仍以一饱眼福为快。尤其是开架经营的新华书店,成了我的免费图书馆、阅览室,在那里“蹭”书看是家常便饭,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而历史文化名城的名胜古迹更是我们游览的对象,天一阁、城隍庙、天封塔、居士林、老江桥(灵桥)、鼓楼、中山公园、月湖公园等处都不只一次留下我们的足迹。

每个城市都有特色小吃,有的还成了这个城市名片。这种饮食文化也是一个城市物质文明的表现之一。作为千年古城的宁波,当然会有许多“名吃”,以适应不同人羣的需求,也吸引着青春年少的我们。但作为穷学生,只能选其价廉物美者,而且也只有偶然为之,以解肚中“馋虫”。我对两种小吃“情有独钟”,一是“ 豇 豆沙 淡馈”,尤以宁波名店《缸鸭狗》的为美。这是一种仅七分钱一碗的甜羹,红褐色的豇豆 沙中掺着白色江米馈,入口即化的豆沙透出浓浓的豆香,糯糯的馈丸,甜甜的汤汁,使人难忘。2000年退休后回乡,我还和老伴一起专奔当时还在城隍庙对门的 《缸鸭狗》吃了一碗阔别50多年的它,味 道虽不如当年,但也算满了一个少年时代的梦。还有一种是仅一角钱一碗的咸菜(雪菜)肉丝面。它以学校对马路的《施毛记饭店》为佳,这是一种既能解馋,又能解饿的汤面,最适合口味浓重的宁波人。至今我还是好这一口,只是现在提倡 淡食,这种汤面在我家受到限制,也只能偶然吃上一次了。

文化娱乐生活的差异,是上世纪50年代城乡区别的重要标志。我虽生长在 一个千年古镇 ,但她毕竟还属于农村,文化娱乐的贫乏同样是她的特点。镇中最大的娱乐是每年春节在“都神殿”大戏台由草班剧团演几天越剧。当地驻军每月有一场露天电影,届时四里八乡的人们扶老携幼前来观看,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如同赶集。与乡下反差的是,在宁波,电影院里每天放映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及国産电影,“天蟾舞台”时有大戏上演,我在这里曾看过“浙江绍剧团”出演的“三打白骨精”,虽然听惯越剧的宁波覌众不太习惯绍剧的大嗓门,但对六龄童扮演的“美猴王”,印象深刻,称赞有加。全市公园都是免费开放,人们可以在那里自由自在散步、休闲。体育场里经常有篮、足球等体育比赛,也是免 费供人观看,这里还经常举办各级运动会,我的同乡同学金斐然在市中学生运动会上曾得过百米亚军。市“人民大会堂”等较大剧场还常有省、市级剧团演出。记得浙江歌舞团的一次演出,五角钱的门票虽然有点心痛,但还是经不住诱惑,当晚和几个同学步行40多分钟到市“人民大会堂”,享受了我人生中第一次艺术大餐,领略了艺术的迷人魅力。陆春龄的笛子独奏,把鸟、兽叫声模仿得惟妙惟肖,为覌众呈现了大森林中动物聚会的热烈场面,赢得满堂彩,让人回味无穷,久久难忘,从此笛子独奏家陆春龄的名字就刻在我的脑海中。“荷花灯舞”则显示另一种场面,忽明忽暗的灯光,忽显忽隐的美女,时尚华丽的服饰,婀娜婆娑的舞姿,美妙动听的音乐,在轻歌漫舞中渐入人间仙景,征服了全场覌众。整台晚会都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经久不息的掌声,“逼”得 演员多次返场谢幕。这是人们对艺术家们精彩表演的赞扬,也表达了人们对髙雅艺术的追求和向往。

三年“宁中”,三年的城市“实习”生活,从此与城市结下不解之缘,从宁波到省会杭州, 又从杭州 到首都北京定居,以后 又 由于工作需要,走遍祖国大江南北,从北国风光的哈尔滨到天涯海角的海南三亚,从东方明珠的上海到西北边陲的新疆伊宁,饱览山川风光,尝过南北风 味,但是最难忘的还是宁波——我的家乡,我的城市生活起点。

汲取知识的新平台

从初中到高中,是人生的新阶段,而“宁中”,为我提供了这个新阶段中汲取知识的平台。

宁中位于宁波市南门外 ,校门前是一条叫“浩河”的河流,河上的“永宁桥”是学校通往市中心最近的通道,不远的“浩河头”曾是宁波的内陆河码头。校内三幢两层楼教学楼呈凹字形分布,教学楼后面是实验楼、图书舘、阅览室 ,再后是建有四百米标准跑道的体育场 。进校门不远的左首是一排作为教职员宿舍的平房,右首是医务室的小楼。学校东北角是由民居妀建的学生宿舍,南侧是学生食堂。“奉化江”自南向北流经学校全境,到三江口与“姚江” 汇合成甬江,经镇海口入东海。处在奉化江畔的“宁中”,闹中取静,环境优美。静静流淌的江水轻轻地拍打着沿江而建的数百米长堤 。每当旭日东升,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正是宁中学子在江边“晨读”之时。在阳光璀璨的江堤上, 三三两两的少男少女,面对滔滔 江水,迎着悠悠微风,手捧书本,或口中念念有词,背诵外文单词;或眼盯书本,默默记忆书中内容。而在不远的操场上,晨炼的人们或跑步,或打球,热火朝天。当日落西山,夜幕来临,晚饭后稍事休息的学生们,陆续走进教室,开始晚自学。教学楼的每个教室灯火通明,如同白昼,满座教室,鸟鹊无声,只有日光灯吱吱声,翻动书籍的沙沙声,室外的道路上也只有偶尔匆匆而过的行人,校园静如无人。无论白天还是晚夜,整个校园热烈而不喧闹,宁静而不沉闷。这就是宁中的学习环境、宁中的学习风气。正所谓“永宁桥边聚学子,奉化江畔好读书”。

从我入学的1955年开始,宁中撤消了初中班,成为宁波地区唯一的仅有高中教学的高级中学。与此同时在教学上也有不少变化(依现在说法是改革)。首先是对学生成绩的考核标准,学习前苏联的制度,攺百分制为五分制,即成绩仅分为优(5分)、良(4分)、及格(3分)、不及格(2分),1分事实上并不存在。品德评定也由甲、乙、丙、丁,相应改为5分制。这是一种概念性更强的标准,可以忽略100分与99分的区别(这种区别实际上的确没有意义),但对两个等级的界定,特别是及格(3分)与不及格(2分)的分界线的界定,有不少不确定性,这对教师的 水平、经验、乃至道德(公正性),提出更高要求。第二是外语课语种,改传统的英语为俄语。这完全处决于当时我国所处国际形势。觧放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英语系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扼杀我新生政权,对我国实行严密的经 济封锁,我们与其交往甚少。而原苏联对我进行大规模的经济援助,交往十分频繁,急需相应的俄语人才。作为培养人才的各级学校,这一改变正是适应这种形势的需要 。第 三,语文课程除保留现代文学外,增加了古汉语课。这对学生进行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了解祖国悠久的文明史,培养研究中国历史人才,也是完全必要的。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篇《诗经》中的《关雎》,是高中一年级“古汉语”课的开篇之作,也是我们这群少年男女的古汉语“起蒙秀”。 教“古汉语”的是国学造诣颇深的郁东明老师,面对一群对国学知识一片空白的学生,他由浅入深,循循善诱,为初学古汉语者打开和展示了五千年文明古国灿烂的文学宝库瑰丽一角:忧国忧民的唐朝“诗圣”杜甫的《兵车行》,流芳百世;浪漫主义“诗仙”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奔放豪迈,脍炙人口;南宋名将民族英雄岳飞的千古绝唱《 满 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豪迈悲壮,使人热血沸腾;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田园诗人陶渊明《桃花源记》,为世人展示了一个世外桃园的美好世界;还有被称为“乐府双璧”的《木兰辞》、《孔雀东南飞》;三国诸葛亮的《出师表》、北宋文学家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北宋著名散文家、诗人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爱国诗人屈原的《离骚》,……,我们读到的只不过是老祖宗们留给后人的文学浩瀚大海中一滴,但也使我们收获匪浅。

在高中所有课目中,俄语是我感到最吃力,也是用时最多的功课。除了上课时间外,晨读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记忆俄语单词和背诵课文。即使这样努力,我的俄文成绩也只是在4分左右徘徊。但是有一段时间,俄语老师忽然对我发生兴趣,说我的发音是带磁声的男中音,适合朗诵,故常让我站起来朗读课文。其实在我的五音中,除了这个中音外,其它四音不全。初中时,音乐课是我成绩最差的功课,而且对俄语中卷舌音总是发不准。好在被老师感兴趣的“好”日子维持不久,就归正常了。

教数学的是邱式春老师,他能把枯燥的数学讲得妙趣横生,生动活泼,而且常常伴随生动的肢体语言 ,引人入胜。大家不仅爱听他的课,在课外也愿意同他交流,后来他还担任我班高三时的班主任。这段时间,正是反“右”后期、“大跃进”初起的政治敏感时期。他坚守岗位,认真负责,针对有的学生学习困难的情况,组织同学互助,帮助他们过好毕业关。 邱老师豁达大度,平易近人,与同学打成一片。在勤工俭学参加劳动中,他同我们一起拉车挑土,常常是同学生一样,一身 汗 ,一身泥。1958年下半年,他调到新组建的宁波师范学院任教。

在宁中,除了正常的课堂教学外,还有许多课余 活动,组织“兴趣小组”就是其中一项。我参加了由物理老师王维耀指导的“空气电池灯”小组,其它的还有木工小组、金工小组、养兔小组、书 法 小组等。空气电池灯是以活性炭为主要原料,适合在无电的农村应用的电池灯。经过努力,还真的试制出来了,其电压、电流值都符合要求。尽管亮度很低(今天看来实用价值不高),但当时我们的兴奋程度可想而知,连夜精制了一台,作为向“五一劳动节”献礼,送到宁波市工人俱乐部展览。其它小组也各有所获。兴趣小组寓“教”于“乐”、寓“教”于“动”,这是教学与实际相结合的好形式,也是“宁中”教学的一个特点,对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学生实际动 手能力, 巩固、扩大课本知识是大有帮助的。

我们的高考——“一颗红心,两 手准备”

对今天的高考考生来说, 拼的是“实力”。然而在大半世纪前的1958年, 高考前的准备,不是尽全力复习功课,更没有形形色色的复习辅导班,而是用许多时间进行与高考有关的政治学习活动,以端正态度 。当时的口号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所谓“两手准备”,是既有上大学 深造的 准备,也要有去农村参加农业生产的准备。通过学习、讨论、表态、典型报告、批判“错误思想”等一系列 活 动,以使每个毕业生牢固树立“服从祖国分配,作好全面打算,做个自觉的劳动者”的思想。在一次典型教育大会上,某班两位同学作典型发言,一位是只有升学打算的典型,另一个是不作升学打算的典型,他们谈了经过一系列学习教育,转变“错误”思想,树立“两手准备”的过程,并向全体毕业生提出“两手准备”的创议。另外,学校还请两位已参加农业生产的上届(57届)毕业生,向全体应届毕业生作报告。他们以亲身经历说明,农村是如何需要知识,知识青年在农村是如何受到欢迎。同时在毕业生中广泛开展批判“高考是穿‘皮鞋’与穿‘草鞋’的斗争”的覌点。应该承认,这些 活动还是比较心平气和,“和风细雨”的,对于穏定毕业生的情绪也有一定作用。问题是,高考中始终贯彻“唯成份论”这条“红”线,在毕业生中无形地划分为“工农子弟”和“非工农子弟”两部分,“工农子弟”无疑是个占绝对强势的群体。当时高中毕业生的出路无非:一是参军,主要是军校内招;二是包送到某些高校;三是应考大学;四是自找职业;五是下农村参加农业生产。前两项是“工农子弟”的“专利”,应考大学则成了“皮鞋”与“草鞋”斗争的主战场。即使这样,在“唯成份论”盛行全国的情况下,“非工农子弟”中的“剥削阶级子弟”要想被大学录取也是 十分困难的。好在我属于“非工农子弟”中的“非 剥削阶级子弟”(土改中,我家的家庭成份评为“职员” ),加上可能高考成绩尚可,考上了“浙江大学”,终于走上深造之路。而一些成绩不错的同学,因出身不好而遭落榜,不得不自找职业或去农村落户。高考结朿后,连班级毕业合影都没有照,大家便离校各奔东西。一年后,在国庆十周年大喜日子里 ,升学在杭州的原我班(58级6班)16位同学在风景秀丽“孤山”聚会,并合影以作纪念,这虽然仅有全班人数的三分之一,但也算弥补一些遗憾吧。

宁中三年,瞬时而过。尽管曾经也有过彷徨、困惑和迷惘,但在我的人生轨迹中,这三年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是宁中,使我从农村走向城市;是宁中,为我搭建汲取知识的新平台,铺设了一条通向接受高等教育的通道;是宁中,不仅授我知识,而且教我如何做人。我以曾是“宁中人”而骄傲!经一个多世纪风雨洗礼,今日宁中变得更加美丽成熟。愿宁中——我亲爱的母校,与日俱进,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业绩,再铸更加辉煌!
校址:浙江省宁波市高教园区学府路 61 号 | 版权所有: MG游戏官网 | 传真:88126667 | 信箱:nbzxxb@sina.com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