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游戏官网

当前所在位置:MG游戏 >> 百年树人 >> 母校情怀 >> 学子寻踪

我与名校有缘--我的求学和就业之路

作者:1962届校友 范春永 时间:2016-03-30 04:27 点击量:
 

(一)生在农村,家境贫寒

19439月,我出生在河南获嘉县北务村的一贫农家庭,我的第四世爷爷范令誉(又名范奇生)为康熙已丑科(1709年)进士,在北京国子监历代进士名录中有名。祖上曾家产丰厚,生活殷实,为村里一大富户。后因兵荒马乱,加之家庭的种种变故,家道逐渐衰败。到我爷爷范保诗这一代,家境完全破落,生活困苦,全家时常处于饥寒交迫之中,即便如此,但范家留下的“守身之义,最上则读书为士”的祖训影响极深,所以家里再穷,只要孩子到了上学年龄,一定要让孩子上学读书。

我父亲范克祥,生于1908年,他到了上学的年纪,爷爷便让他上了私塾。父亲的记忆力极强,凡是先生讲过的书,教过的字,他都能过目不忘,在他的同窗中,他比别人读得多,记得多,懂得多,学习最优。

遗憾的是,正当父亲专心学习读书时,被穷困潦倒的爷爷突然病故,撇下了奶奶带着两个年幼的伯父和父亲,生活难以为继,父亲只念完二年私塾就被迫辍学了。

为了生存,父亲小小年纪就跟随我伯父范克亮外出学做“泥瓦匠”。后来“泥瓦匠”竟成了父亲生活的寄托和依靠,同时也成就了他在这个领域所取得的显著成就。

历史上,获嘉县是闻名全国的“泥瓦匠”之乡,从事“泥瓦匠”的人数不仅广泛,而且影响很大。

父亲虽然是位农民,但他擅长的是“泥瓦匠”手艺,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加上他有两年私塾的文化基础,通过他的潜心钻研和刻苦学习,他的“泥瓦匠”手艺达到了极高水平,无论盖房盖楼,粗活细活,他都样样精通,而且他不但会看图纸,自己还能绘图晒图,按照现在的话说:他是“泥瓦匠”行业的“设计师”和“工程师”。解放前新乡,洛阳等地有许多著名建筑父亲都曾参加过建造。

鉴于父亲在“泥瓦匠”领域的高超技能,自然成了获嘉县泥瓦匠行当有名的带头人。许多人慕名而来,拜他为师,父亲收过不少徒弟,为这门手艺的传承做出了自已的贡献。

 

长兄如父

我哥哥范春荃1931年出生,尽管当时仍是家贫如洗,但父亲还是克服种种困难供哥哥读书。哥哥先是上私塾,后来又上高小,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县中,但由于家穷交不起学费,在县中只上了一个学期就被迫辍学回家种地。

1948年初春的一天,哥哥推着小车随父亲去卖萝卜,在街上看到新乡师范学校的招生广告,其中说到“学校条件虽差,但对被录取的学生,一律管吃管住等等”。看到管吃管住,哥哥高兴极了,当场就把招生广告揭下,并按广告要求,迅速报名参加了考试,很快哥哥被录取并进入该校学习。事后得知,这是解放军解放新乡地区前夕,专门为选拔干部而创办的干部培训班,目的是为部队和地方培养人才,储备干部。哥哥在该校学习两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新乡县当小学教师。由于家庭贫困,哥哥深知上学不易,从小就对自己要求严格,学习非常刻苦,成绩一贯优秀,无论在上私塾小学中学和师范,他的学习成绩总是年级拔尖,名列前茅。哥哥为人诚恳,忠厚,无私,责任心强,在新乡教育界口碑极好,所以哥哥在24岁就当上了新乡县鲁堡中心小学的校长。哥哥当时能当上小学校长,是我后来能考取初中(新乡三中)的关键,也是我后来得以一路名校读书的重要因缘之一。

哥哥长我十多岁,父亲因常年在外施工盖房,哥哥作为长子便过早地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哥哥对晚辈照顾有加,对父母,长辈关怀备至,对亲戚朋友总是有求必应,尽所能地给予帮助,他的自我奉献精神无不令人的敬佩。哥哥后来的工作多次变动,由小学到县市教育局,又转到新乡县政府工作,当过公社书记,县经委主任等职务,不管到哪里,他都能忠于职守,廉洁奉公,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威信极高。长兄如父,哥哥对我影响最大,是我最尊敬最崇拜的人。

 

我的童年与乡村小学

我的童年格外淘气,小时候爱打爱闹,而且打起架来从不服输,比我大的孩子我也不怕,身上经常“挂彩”,至今有的伤痕还在。

记得小时候的一次玩耍,为了和比我大的孩子们争抢一个皮球,我的头居然能把砖砌的墙角撞碎,造成脑骨严重损伤,鲜血喷射而出,如此场面,吓得小朋友四散逃窜,而我却紧抱抢到的皮球不放,一付胜利的样子。时至今日,我的额头上还留着明显的伤疤,那是童年留给我的深刻记忆。

我还经常带领孩子们搞“骑马打仗”的游戏,所谓“骑马”,就是拿根树棍或粗一点的树枝放在两腿之间,拖着来回奔跑。大家嘴里叫喊着“打、杀”之类的口号。故意扬起灰尘,弄得村里乌烟瘴气,有时还闯入乡亲的院里,嚷嚷要给我们“派饭”。家乡父老看到我们这帮顽皮的孩子们,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赶忙弄些花生大枣之类的东西,打发我们走人。正是由于我常带头搞这种恶作剧,大人们给我一人封了两个绰号:一个叫“王小宝”、另一个是“王三柱”。从名字看,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好。但在河南新乡方圆几十里的地区,这两个人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是两个著名土匪头子的名字。我被冠与“王小宝、王三柱”的绰号,可见我疯闹、淘气过头,落了个捣蛋坏小子的名声,现在想来不敢相信当年自己会是那个样子。

7岁那年上了小学,因本村没有小学,要到相隔数里的外村才能上。先是在邻村张庄上初小,后来又到比张庄稍远的南务小学读高小,每天上学放学中午回家吃饭都是步行,遇到刮风下雨,道路更是泥泞难走。由于上学路远,遇到的困难很多,加上当时正处贪玩的年纪,读书很不用功,甚至常常逃学,所以我的小学成绩一般。

记得我在小学5年级时,有一次在上学的路上和比我大好几岁的同学玩耍打闹,造成右手臂骨折和脱臼,同学们背着我到邻村找到一给马牛看病的所谓医生(他实际上根本不懂骨科)经过简单包扎,就让我回家了。100天以后毫无疗效,手臂仍然不能弯曲,后来哥哥带我到医院检查,只好重新拉开再治,但时间已经错过,尽管手臂后来得以恢复,但已无法恢复到原位,右手再也摸不到肩膀。落得这个毛病,如我不说别人看不出来。这次手臂骨折,如果当时给我治疗的医术稍许正常,骨折部位能够正常衔接的话。也许我的人生之路将是另外一番情景,我或许是军旅的将士,在军队的大熔炉中,得到锤炼,但这只是后话。

 

(二)进城读书,考入新乡三中

小学五年级手臂骨折的现状,让我曾中断了学业,虽然按时升入了六年级,但由于缺课太多,六年级的大部分课程没有学好。好在当时哥哥已是新乡县鲁堡小学的校长,升学考试前夕,哥哥让我到他的学校随他们学校的毕业班做些考前的复习补课,并和该校的毕业生一起报考新乡市的第三中学。“新乡三中”在新乡市也属重点中学,当时只有初中班,全校共招300名新生(六个班),据说报考的人数超过了1000人,那时考试录取新生的结果是以张榜公布的,没有想到,我居然以第五名的显赫位置榜上有名。得知这一消息我实在欣喜欲狂,兴奋不已!当时哥哥则告诫我:这次你的运气不错,但你比别人还差得远呢,今后千万不能骄傲!这一年是1956年。对我来说,是由农村进城读书的开始。

 

直升“跃进班”

我在新乡三中的初一、初二是在紧张、愉快的气氛中渡过的,在即将上初三时,正赶上1958年“大跃进”的年代,国家倡导粮食产量亩产要过万斤,全民大炼“钢铁”,“超英赶美”的口号声响彻中华大地的每个角落。大跃进的风很快也吹进了教育界,刮到了新乡三中。校领导为迎合大跃进的浪潮,决定在学校尚无高中班的情况下,打破教学的常规组建一个高中班,生源从优秀的初中生中挑选,我当时成绩优秀,首选即被选中,所以在没有上过初三的情况下,就直接由初二上了高一,成了新乡三中“跃进班”的一员。一年后,当我们该升高二时,当时的教育部有规定:凡是跳班生,因违反循序渐进的教学原则,需要重新补上高一,也就是要重复上高中一年级。

突发奇想---关键的选择

在面临将重复上高一的情况下,我的思想发生了激烈斗争,突发奇想:第一个想法是,如正常的初中升高中的考试,我可以报考更好的学校新乡一中,但又不让我们考,只能留在新乡三中继续学习,我心不甘。第二个想法是:我可以借此机会去南方读书。为什么想去南方读书呢?在我上小学和初中时,语文课本中的知识和各类课外书籍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南方的经济和文化发达,教育质量高,许多大文学家、名人出自南方,如鲁迅、茅盾、柔石等文学家,所以早就对南方有一种向往,只是没有机会而已。现在好像机会来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我的一个姐夫当时正在浙江宁波附近的空军地勤当排长,可以借口以投靠他为选择去浙江宁波学习的理由。经过反复考虑,觉得到宁波去上学有可能。但因为当时我对去宁波学习没有更多实际的考虑,心中没有底。到底上宁波那个中学?需要什么条件?不清楚。既然下定了决心,我就开始了行动,按照我的想像,宁波有许多中学,而宁波一中,应该是最好的中学,于是我就选择了宁波一中,并毛遂自荐给宁波一中教务处写信,为了让老师对我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我特意照了张一寸小照片附在信上,信寄走之后,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校方的消息。很快,宁波一中给我回信了,回信说:“你可来MG游戏读书,但需要通过MG游戏的入学考试,如同意,可请你的亲属与MG游戏联系!”得知可以到宁波一中上学的消息,我激动万分,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哥哥和家人。没有想到,家里所有的人都反对,哥哥对我说:“你这是异想天开,不可能实现!”他反对我去宁波上学的态度非常坚定。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思想斗争非常激烈,是去还是不去,必须做出选择。尽管大家反对声不断,由于是自己决定的事情,满脑子都是到宁波上学的事,不管任何人反对,我就是非去不可,我对哥哥讲:“如果家里不让我去宁波上学,在新乡三中继续上学,肯定不能考上好大学,与其考不上好的大学,那我就不再上学了,干脆直接参加工作算了。”为了去宁波上学,天天与家人赌气,当时折腾的很厉害。哥哥知道我的倔脾气,我一旦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谁说也不听!哥哥考虑再三,万般无奈之下,还是同意了我的要求,要我去“碰一碰”!俗话讲“长兄如父”,我知道,哥哥是担心我远离家乡,在人生地不熟的宁波上学无依无靠,难以适应。后来哥哥为了我能顺利到宁波一中上学,做了各方面的准备,包括给我凑了路费和学习的费用。

恰同学少年,自已决定少年南下到浙江宁波求学,实践证明,这是我求学之路的重大转折,奋斗人生的重要转机,也是我人生之路最为重要和关键的选择。

我的人生奋斗“乐章”,是从河南新乡到浙江宁波的路上开始奏响。乘着时代“大跃进”的东风,1959年,刚过16岁的我第一次远离家乡,独自坐上南去的列车,向向往已久的宁波进发。当时乘火车远行,远不像今天这样方便快速,从新乡到宁波,要换乘或中转好多次,如郑州,徐州,南京(当时尚无长江大桥,火车车厢必需摆渡才能过江),上海,杭州等大站,经过长达 2天 2夜的周折旅程,我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我国东南海港城市--宁波。

 

(三)考进百年学堂—宁波一中

当我不远千里来到宁波一中时,学校已开学多时了。宁中教务处的老师为我单独会考,经过测试,几门课程的考试全部顺利通过,我被分配到高中一年级五班学习(全校当时高一共招收了10个班)。宁波一中历史悠久,校园环境优美,教学设施齐全,校风正,学风好,师资生源一流,被誉为“浙东第一校”,为浙江省首批一级重点中学,1953年被定为华东地区重点中学。所以当我一迈入这所学校,便感到该校与众不同,内心兴奋不已,第一次感受到命运对我的厚爱。

宁波一中创办于1898年,,始名“储才学堂”,蕴含为国家培育英才之意。自创办以来,名师云集,名家荟萃,如朱自清,夏丐尊,周作人,丰子恺,王任叔(巴人)等许多名师都曾在校任教。学校还常邀请社会名人来校演讲,除孙中山先生外,还有恽代英,沈雁冰,胡汉民,马寅初,蔡元培,陈望道等一大批文人学者。一百多年来学校遵循“自律、自立、自强”的校训,“严谨、求实、创新、全面发展”的校风,“勤学勤思,求真求实”的学风,培养了包括10名中科院,工程院院士在内的一大批享誉国内外的杰出人才,其中就有我在南京大学地理系学习时的系主任,著名地理学家任美锷先生,他还是我国唯一获国际地理科学最高荣誉“维多利亚奖章”的科学家;还有大批各类专业泰斗和政界人士,如著名哲学家冯定,书法界泰斗沙孟海,浙江省首任省长沙文汉,原外联部副部长张香山,国民党要员陈布雷,张其昀,俞国华等政界人士。

正是由于宁波一中(现在的MG游戏官网)的历史文化积淀与现代的奋进意识,雄厚的人才底蕴与宜人的优雅环境,一流的师资队伍与完备的教学设施,所以是一所名符其实高质量,现代化,有特色的示范性重点中学,2006年被评为全国首批24所“著名百年名校”,并选入“中国百年名校”陈列馆。我作为曾在此学习过的校友,为母校取的卓越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和自豪!

 

半年听不懂宁波话

来自北方的我,顾不上欣赏城市的繁华美景,尚未品尝江南的美食,就投身到了紧张的学习之中。然而,学习谈何容易,首先遇到的困难是听不懂宁波话。面对老师用宁波话讲课,从小听着河南话长大的我,就像听老外讲话一样,人虽坐在课堂上听课,但就是不懂老师在讲什么,所以刚到学校时,主要靠自己看书理解讲课内容,当然学习的效果就差远了,当时常常不能按时完成作业,考试的成绩也很一般。后来宁波话听得多了,渐渐地对日常的宁波话也能听个八九不离十,老师上课时的宁波话也多半能听懂了,但真正能够听懂、领会、贯通所讲的课程内容,那是入学半年以后的事情。在半年听不懂宁波话的日子里,为了克服语言困难,我经常针对讲课内容,从学校图书馆借来一摞摞辅导教材认真阅读,帮助我掌握所学的每门课程。克服语言困难更重要的一个条件是,几乎给我讲课的所有老师,当他们知道我听不懂宁波话后,总是为我安排时间亲自为我补课,耐心为我讲解,特别是化学,数学,物理老师,他们对学生的关心和负责精神,使我深受感动!在老师的关怀下,经过我的努力,不仅很快补上了过去的所有课程,而且各门功课都取得了优异成绩。

 

我宁中的老师们

1959年正是国家号召培养自己“又红又专”人才的时候,宁波一中作为省重点中学,对教学抓得很紧。我们三天两头要参加省市会考和全国统考。每次考试成绩,浙江省排在全国前列,宁波市又在省内领先,宁波一中的各科总分和数,理,化单科成绩总是排在全市第一。能够取得和保持这样的优异成绩,是和学校拥有一大批高素质的老师分不开的。

记得当时我们的校长是王兴廉,他经常作报告阐明他的教育思想和理念:教师不仅教书,而且要重视育人;不仅教学生知识,还要特别注意学生智力和能力的培养,要培养学生成为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人才。他不仅是领导,还是名师,物理学造诣很深,在师生中的威信很高。他1943年毕业于浙大物理系,毕业后进北平物理研究所,在严济慈旗下从事物理研究。1955年来校当副校长时,他兼教物理课,也曾给我们班代过课,给我们的印象是,他学识渊博,讲课生动,善于启发同学们思考问题,确实是教课的权威。他处处为人师表,以人格魅力,影响了几代学子,他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好老师和好校长。

我们的班主任程敏辉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女老师,教我们化学课。她讲课条理请楚,举例生动,很容易理解和记忆。记得有一次她向我们提问:化学反应的实质是什么?最后她概括说:化学反应的实质是,参加反应的物质分子里的原子,重新排列组合,组成新的物质分子。她把门捷列耶夫元素周期表讲得非常通俗易懂,在她的启发下,那时我们多数同学都能顺着,倒着,横着,竖着把表背下来。程老师对我这个河南来的学生,更是格外照顾,关爱有加。她知道我刚来时听不懂宁波话,为了照顾我,她上课时有意讲普通话。程老师家住在校外,她每天很晚回家,晚上又经常到教室转转,来时总要来看看我,问上课是否听懂,作业会不会做,还有没有什么困难等,使我感到非常温暖,她真是我的好教师,好班主任,她对我的关爱和教导,我将终生不忘。

 

我的右派老师

1962年我在读高三时,学校来了一位语文老师,名字叫翁心惠。翁心惠老师是刚刚被解放的“右派”分子,他生于1922年,出身书香门第,毕业于浙江大学师范学院,195230岁时就当选为宁波市副市长,分管文教,他是一位年轻有为不可多得的人才。然而,正当他大展抱负之时,1957年反右斗争扩大化,使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他被划为“右派”,下放劳动多年。19622月,翁老师被摘掉了“右派”的帽子,来到宁中任语文教师,曾一度担任我们班的语文老师。我非常荣幸,能够成为翁老师的学生,聆听他精彩的语文教学,并能得到他的关照和赏识,使我终生难忘。翁老师中等个子,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和蔼可亲,文质彬彬的。但讲起课来,深入浅出,引经据典,极富哲理。特别是他教的古汉语课,更让同学们津津乐道。翁老师通过讲解大量的经典故事,分析文言文中的字、词、文章结构,故事讲得引人入胜,文章分析得精彩动人。最难读懂的古代汉语,经翁老师讲解,同学们很快就能理解、辨清、读懂。由于翁老师的学识和威望,他还经常应邀为学生举办语文讲座,每次听讲的学生竟座无虚席,多达二,三百人,深受同学们的欢迎。

“教书育人”是翁老师最关注的事情,他对教学极其负责,对学生十分关爱,他尤其喜欢成绩优秀的学生。我当时在班里的成绩虽非最优,但也属名列前茅,尤其是我的作文能常常被选为范文,所以翁老师一到班里就对我这位来自北方农村的学生格外看重,对我关爱有加。他刚任课不久,就曾找我谈话,了解我的有关情况,鼓励我今后好好学习。我在高考前夕填报高考志愿时,也曾向他征求过意见。也正是出于他对我的关心,我在高考刚结束不久,就提前得知了我考取南京大学的消息。因为那年翁老师正好参加了在省会杭州为全国高考生的语文阅卷,他很高兴地从内部得知我已被南京大学优先录取,所以翁老师从杭州回来后就急着见我,告诉我已考取了南京大学的消息,向我表示祝贺。当时离正式下发录取通知书还早着呢。听到这个好消息,我激动万分。虽然没有考上“北大”,但“南京大学”也是少有的重点名校,在62年国家高招最少的一年能被“南大”录取已属不易,说明对老师们的期望没有辜负,自己的刻苦努力没有白费,这几年的勤奋学习终于有了结果。

19838月,敬爱的翁心惠老师因病去世,他留下的数十万字文稿,经后人编辑整理于1996年由浙江宁波出版社以“翁亭文集”为书名正式出版。翁老师留下的这些文稿,被昔日的同事,老师,学生视为珍宝,大家可以从书的字里行间仔细研读,品味人生。作为他曾经的学生,我永远怀念这位曾经被错划右派的翁心惠老师。

 

 “吃大黄鱼”渡过三年自然灾害

1959-1962年我来到宁波读高中的这几年,正是国家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国家的粮食和副食品极其匮乏,在全国许多省市和地区出现了空前的饥饿,浮肿病,死亡等种种人间悲剧。据有关资料显示,那几年全国饿死人竟高达三千多万。灾难虽然是全国性的,但不同的省市和地区,具体情况和严重程度不同。我的家乡河南省是全国遭受天灾人祸最严重的省份之一,特别是信阳地区,因缺粮断粮严重饿死人最多,成为震惊全国的“信阳事件”,我家所在的新乡地区虽不像信阳地区那样严重,但当时很多人都吃不饱,特别是在农村,不得不靠野菜,树叶等充饥,得浮肿病的人到处可见。而恰恰是在这个时期,我却来到了自然条件优越,生活水平较高的我国南方沿海城市宁波读书。虽然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宁波老百姓的生活,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城市,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生活水平有所下降,但对我这个从贫困和受灾严重的北方地区走出来的孩子来说,生活上不但没有挨饿,而且大大地改善,还吃上了从未吃过的“大黄鱼”,“松花蛋”之类的食品,这岂不是大有“天上掉陷饼”的幸运吗!说起来下面还有故事呢。

宁波作为东海边的城市,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六十年代初期,鱼类资源十分丰富,海产品不仅品种多,而且数量大,质量好,特别是东海盛产黄鱼,每当渔汛来临,宁波港每天捕捞的黄鱼达数千吨以上,不仅供应宁波市场,还为内地城市提供大量海产品。“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加上当时学校领导对办好学生食堂格外重视,这就是为什么在困难时期,我到宁波一中反而能经常吃到“大黄鱼”的原因。记得我刚到宁波一中的时候,就出乎意料地感到学生食堂办得那么好:我们住校生的早,晚餐是自己买饭,饭菜花样不少而且便宜,中餐包括走读生在内,是按桌吃饭,每桌十人,食堂师傅按人头预先将饭菜分好,每人有一陶瓷罐米饭和一份荤素搭配的菜肴,几乎每天中午都有海鲜,不是大小黄鱼,红烧带鱼、就是红烧墨斗鱼,这些海鲜味道鲜美,我在北方从来没有吃过。我怎么也没想到,在国家三年困难期间,我不但没有挨饿,却常常能吃到美味的海鲜。所以“吃着黄花鱼渡过了三年自然灾害”,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扔掉三个松花蛋

宁波一中食堂,为了改善学生的伙食,在节假日时还常常给发一些副食品。有一次给高一年级每人发三个“松花蛋”,我也领到了一份,

回到宿舍,乘同学们不在,我仔细端详分到的食品,只见外面裹着厚厚的谷壳和泥土,敲开了外裹的泥壳,看到了里面的鸭蛋。磕开鸭蛋,发现里面是黑色的,而且还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哎,怎么是个坏蛋?我随手就投进了纸篓。紧接着打开第二个蛋,“又是一个坏蛋”,顺手弄开第三个蛋,蛋里面的颜色还是黑的,我感到很沮丧,把这二个“坏蛋”也扔进了纸篓。心想:一定是有人故意欺负我这个北方来的学生,

第二天早晨吃早饭时,我看到不少同学拿着黑褐色的松花蛋在吃,觉得很奇怪,他们为什么吃“坏蛋”呢?带着疑问,我凑到正在吃“坏蛋”的同学面前询问,不料他竟然哈哈大笑,说道:“这不是坏蛋,松花蛋就是这样的颜色,可好吃呢”!我恍然大悟,为自己少见多怪而好笑,更为自己差点冤枉别人而后悔!。

 

秘访蒋介石故乡—奉化溪口

课余时间,我曾读过“金陵春梦”一书,书中写蒋介石在大陆的大半生、从崛起到覆灭,遁迹台湾,另续残梦为止。该书的作者唐人据说原来和蒋关系非同一般,书中叙述的主人翁“郑三发子”即指后来的蒋介石,竟出生在河南开封,这个故事令我十分好奇,书里写的浙江“奉化溪口”,就在宁波的旁边,所以早就想找机会去一探究竟。但当时正是蒋妄想反攻大陆的极为敏感时期,大陆反蒋气氛也空前紧张,这时谁也不敢和蒋“沾边”,我作为一高中生,虽受好奇心的驱使,也只能是偷偷寻找机会,“密访奉化溪口”。

记得高中二年级的一天下午,我和同班好友董绍先偷偷商议:我俩能否利用星期日休息的时间,秘密走访奉化溪口,看看蒋介石的老家究竟是什么样的?我的提议立即得到好友的赞同。因为我们宁波一中位于奉化江畔,大家都知道奉化江畔的上游是蒋介石的老家“溪口”,据说离宁中也不算太远,估计来回一天时间能赶回学校。考虑再三,我俩一致认为,此事必须秘密行动,决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因为那时探访蒋介石的老家“溪口”,从当时的形势上看,是犯大忌的事情。但凭着年轻人的好奇心和一股子冲动,我俩稍作准备,带些吃的东西,就准备上路。那是夏日的一个星期天,凌晨三点钟我俩便悄悄起床,沿着通往奉化的公路,步行前往。六十年代的交通条件,远不是现在这样,公交汽车极少,穷学生出行,主要靠步行。因为不知道到奉化的确切里程,也不知溪口的确切位置,所以我俩从早走到中午、下午,仍然未达目的地—溪口,已是精疲力尽,脚已起泡,越走越感到“路漫漫,没有尽头”。直到太阳快要落山,我们终于进入“溪口”的地界,但蒋介石出生在溪口何地?蒋母之墓在溪口何方?我俩一头雾水。鉴于当时的形势,我们又不敢向当地老百姓打听具体的地方,眼看天色渐渐暗下来,明天还要上课,权衡再三,我们决定放弃寻找,返回学校。为了不耽误第二天上课,我们忍着疲劳和脚痛,坚持快步行走,直到深夜才回到了学校,没有耽误第二天的准时上课。后来知道,这次密访来往行程超过80公里,我俩也为此付出了血的沉重代价,每人的双脚全部磨出了水泡,一个多星期才逐渐恢复。我们仿佛经历了“长征”,但目的地不同,一个是延安,一个是“奉化溪口”。“密访奉化溪口”的经历,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记忆,永生难忘。

 

我与“装甲兵”无缘

1962年临近高中毕业考试,学校 来了解放军,要在我们毕业班中挑选“装甲兵”。我虽内心不想参军,但为了表示自己能响应党的号召,也跟随大伙在报名表上报了名,参加了“体检”。当时总认为这种“百里挑一”的选拔,轮到自己的可能极小。但事与愿违,其结果恰恰出乎意料,很有可能我被选中。

记得“体检”刚结束,征兵的指导员便找我谈话,征求我对参军入伍的意见。指导员说我来自农村,家庭成份贫农,身体健康,学习成绩和表现等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所以他们认为我符合这次挑选“装甲兵”的条件,问我愿不愿意参军,家里父母愿不愿意等。指导员的话,使我心中明白,十有八九自己已被选中。这下如何是好呢?按理讲,能够当兵,这是多数男孩子梦寐以求的好事,尤其是装甲兵,更是吸引人的兵种。可是我却与大多数同学的想法不同,因为我不远千里,从河南新乡到宁波一中来上学,是为了能考上一所好大学,如果我现在参军,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再说如果参军,在自己的家乡报名参军不是更好吗?干吗要舍近求远到宁波来参军呢?但能否考上大学,这还是个未知数,如考不上怎么办,这不是失去了成为一名“装甲兵”的机会了吗,当时的思想斗争很激烈,很矛盾。经过反复考虑,最后还是向带新兵的指导员说明了我不能成为“装甲兵”的真实想法和身体有问题的真实情况。为了使指导员相信和理解我身体确实不合格,我还当场向他伸出胳膊,做出弯曲的动作对他说:“您看,我的胳膊弯曲后,手不能摸到自已的肩膀”。随后,我把小时候与同学玩耍摔断胳膊而由于当时农村医疗条件差,未能治愈的事向指导员做了解释,指导员没有想到我会是这样的特殊情况,他虽然表示遗憾,但还是表示理解,只好另选他人了。现在想来,当时如果我不主动推辞,可能就是一名“装甲兵”军人了,看来我的命运中与“装甲兵”无缘。后来我从学校得知,我们班的周明新和徐朝柱两位同学被选拔为南京军区的装甲兵。20126月初,在相隔五十年后,我和周明新同学见了面,谈及宁中征兵之事,彼此才知道各自的真相。五十年后的今天,参军之事,在我俩的脑海中,犹如昨天发生的事情,回顾那段记忆,无不感慨万分。

     

 立志考取名牌大学      

由于受国家三年经济困难的影响,1962年是我国高考形势最严峻的一年,全国高校招生人数是历年最少的一年,也是考大学最难考的一年。面临这种形势,当然对我的压力很大:我不远千里来到宁波一中,是为了考上好大学,如果考不取,怎么向家人和老师交代?“压力”会变成“动力”,在这种“动力”的驱动下,恨不得像古人那样“悬梁刺股”,全身心地扑在高考复习之中,力求把所考课程的重点难点全记脑中,还参考了大量有关的辅导材料,对考试内容作全覆盖式地复习准备,做到考试时无论碰到什么类型的考题,都能万无一失,灵活应对。我相信只要考试成绩过硬,那怕只取一人,也得考取。

记得当年高考分文,理,农(医)三类,根据我的情况,报文科类更有把握些,所以填报志愿时选的是文科,对学校我只选择了北大和南大。对北京大学报了三个专业,分别是西方语言文学、俄语和哲学;报南京大学的三个专业,分别为经济地理,历史和哲学。

19627月的789三天是我们高考的日子,与高考前的紧张心情相反,当拿到考试卷子时,自己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自己考前的刻苦努力和全覆盖式的复习没有白费,几乎所有的考题都似曾相识,所以审题、做题我一挥而就,好像没有不会的试题,就这样顺利地交了高考的答卷,我对考取一所好大学充满信心。

果然不出所料,高考刚结束不久,参加在省会杭州为全国考生阅语文卷的翁心惠老师就提前告知了我已被南京大学地理系经济地理专业优先录取的消息,后来我收到了南京大学的正式录取通知书。有生第一次参加高考,虽未被北大录取,但南大也是和北大齐名的名校,我终于实现了考取名校的愿望,当时内心的高兴是难以形容的。                         

记得当时得知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郑家侯(我们班每次考试,他总稳拿第一,很少第二)考取了浙大的消息,我为表达我们的喜悦和豪情,给他写信寄过一首诗,他也回我一首,没想到我的这位细心的朋友,时隔整整50年他居然还完好地保留着这两首字,并通过邮箱发给了我。现将此文字择录如下:

         中学时代诗二首

                          赠家侯

        青春友谊最珍贵,春永江南得知心。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家侯情意深。

         万里时空前程锦,一对鲲鹏展翅飞。并驾相励破天进,敢超历史风流人。

                                            学友范春永

                                                1962726晚于宁一中

                             会忽闻春友接佳讯            

       忽闻春友接佳讯,余为知己贺喜喜。尔既去甬返河北,余不赴宁送相行。

       今日分于南与北,一往情深厚昆仲。衷冀春友深高攀,壮志非小造伟迹

                                               郑家侯   

                                                 1962820于半浦

1962届范春永校友简介(根据网上摘录)

范春永,男,汉族,19439月生,中共党员,研究员。长期以来在中央国家部委和我国驻外使馆工作。

现任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个人简历:

1959.71962.7浙江省宁波第一中学(现MG游戏官网)读高中
1962.91968.10南京大学经济地理专业本科生
1978.10
1981.10北京大学经济地理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5.9
1986.7北京语言学院进修俄语
1986.9
1987.12苏联列宁格勒大学访问学者

工作经历:
1968.71970.3山东省济南军区6057部队农场劳动锻炼
1970.3
1973.8山东沂源县中学、工业局
1973.8
1978.10河南新乡地区煤炭化工局
1981.10
1990.7国家计委国土局地方规划处副处长
1990.7
1994.8我国驻苏联、俄罗斯大使馆经济组二秘
1994.8
1997.7国家计委处长、国家计委国土规划研究所室主任、研究员
1997.7
2001.3国家经贸委处长,中小企业对外合作中心副主任
2001.3
2005.12我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经济参赞
2006.6
2007.5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秘书长
2007.5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校址:浙江省宁波市高教园区学府路 61 号 | 版权所有: MG游戏官网 | 传真:88126667 | 信箱:nbzxxb@sina.com 站长统计